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朝圣山兰

古典自由主义

 
 
 

日志

 
 

什么样的法律才应被信仰?  

2013-05-13 15:24:56|  分类: 法律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什么样的法律才应被信仰? - 朝圣山兰 - 朝圣山兰

 

 

文明社会之所以成为可能在于人与人之间订立了各种各样的规则和契约,人们依据这些规则和契约行事,久而久之这些规则和契约被大多数人所普遍接受,逐渐成为一种具有社会性质的规则,人们都严格地遵守这些规则,一旦违反就会受到相关的处罚,或言语上的指责,或肉体上的惩戒。当这些规则经过了长时间的演化之后,最终最有利于人类生存和发展的规则制度被演化生成并保存下来,以风俗文化、不成文惯例的形式存在于社会之中。而这些风俗习惯就是最初始的法律。这些法律来自于自然法,而自然法,它来源于人的自然本性和和谐宇宙的真理,它是要发现并确立和保护人的天赋权利,其中代表着最普遍的正义原则的是财产权或言私有产权。[1]

在政府出现之前,人类社会就一直被自然法统治着,它有着自己的规范秩序,最典型的代表是原始社会中的劳动分工和交换的发生,它们都代表着一定的普遍社会规则,而这些规则就是早期的法律,它们来自自然法,意味着的是人的自然本性和和谐宇宙的真理。可见,法律的形成先于政府的出现。政府的出现只是让法律的表述更加规范,它以成文的政治实在法的形式将所有的法律确定下来。但政府在规范这些最普遍正义的法律的同时,还创造了大量的政府法律,由于这些法律没有演化竞争的过程,也不是来自自然法(与自然法相左),因而往往顾此失彼,成为一部分人掠夺和压迫另一部分人的恶法。文明的社会产生需要人们普遍对法律的信仰和敬畏,但这里需要信仰和敬畏的法律不是这种侵犯他人私有产权的恶法,而是自然法或依托自然法而形成的实在法。法律,绝不是任何法律都应严格地遵守,对于那些侵犯他人自由和产权的恶法(比如计划生育法),根本就没有遵守的必要。遵守这些恶法的人就是自甘奴,而维护和执行这些恶法的人就是掠夺者、侵犯者,他们在政府的强力支持下合法犯罪,罪大恶极。

哈耶克对国家立法活动强调的是要以一般性社会规则为依据,制定出具有一般性社会规则的特征的法律,而不能事无巨细地具体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因为那样的话法律将必然不具备一般性的普遍特征,所以也必将会损害和侵犯存在于社会中的一个个个人的自由。[2]哈耶克所强调的一般性社会规则实际上指的就是基于保护私有产权的自然法,也即是说,只有当政府制定通过的实在法是依托自然法符合自然法、保护私有产权时,它才具备了一般特征,它才是真正的法律,才值得我们遵守和信仰。因为它保护我们每一个人免受他人的侵犯和掠夺。正如巴斯夏在《财产、法律与政府》中所说,“政府只能在人们认可的范围内使用暴力。也即法律可以强迫某人的行为正当,但不可以强迫他对人仁慈。法律如果要用暴力去做伦理道德靠说服做的事,那么,它决不会把人提升到慈善的世界,反而将把人抛入掠夺的世界。”[3]

法律代表着的是正义,无论是在何种境况下,也无论是在何种高尚的口号下,法律要做的必须是维护正义。它切不可打着正义的旗号,而干着的却是侵犯与掠夺的勾当。正如巴斯夏在《法律》中所讲的:

每个人都有使用正当自卫之暴力的权利,因此集体性暴力——它不过是个人暴力之有组织的的联合而已——也只能用于同样的目的,用于其它的目的,都是不正当的。

因此,法律不过是在法律出现之前就存在的个人所拥有的正当自卫权之结合所形成的组织。法律就是正义。

法律的使命绝不是压迫个人,掠夺他们的财产,即使这么做是出于博爱利他之心。因为它的正当使命是保护人身和财产。我们绝对不能说,如果法律不作出任何压迫或掠夺行径,那么,就可以是博爱利他的:这种说法是自相矛盾的。法律不可避免地会对人身和财产产生影响。法律如果不是保护我们而是干任何除此之外的什么事情,那么,它的任何行动,仅仅是它存在本身,就必然会侵害我们的人身、自由和财产。[4]

政府垄断司法之后,制定出的许多政府法律,从根本上来说就不能算作是法律,它们只是政府掠夺和统治的工具而已。政府通过这些法律外衣,合法犯罪,养活了一大批寄生者。这样的法律在中国有很多,比如正在被废除的劳教法、已被废除的留容遣送法、户籍管理办法、(前面已列举的)计划生育法、义务教育法、民办教育促进法、反走私法、非法融/集资等等。这些法律在中国制造了一个又一个的悲剧,多少人为此而遭殃。而这些都是政府垄断司法服务之后的必然结果。当政府掌握了唯一的立法权之后,它又如何才能不为自身利益考量而制定侵犯公民私有产权的法律?这里涉及到无政府资本主义社会里司法市场化问题,暂按下不表。这些本质上侵犯公民人身、自由和财产的法律不是法律,因为法律就是正义,它们不值得我们去遵守、维护乃至信仰。任何参与到这些法律执行的人都是在合法犯罪,他们从这些法律中的所得都是不正当的不道德的,都应受到谴责和审判。例如计生工作者就应该彻底离开那个杀人的工作领域,就算不离开,也应将手中的枪口抬高一寸,挽救毫无自卫能力的婴儿和孕妇,而不是残忍血腥地搜索捕杀还未出生的生命。

侵犯私有产权的法律制度,我们不能去遵守和维护,除非我们是自甘奴。真正需要我们遵守和维护的是保护我们人身、自由和财产的法律制度,那才是我们真正应该信仰的法律。对于任何侵犯我们人身、自由、财产的法律和制度,当有人在努力躲避和违反它们时,我们应该给予他们支持,因为他们正在瓦解这些反人类的法律和制度,而不应以“均贫富”式的嫉妒心理对其进行谴责。后者只会让我们身上的枷锁锁得更紧,留存的时间更长。无论是计划生育还是户籍制度,都是如此,违反的人越多越好。

 

 

注释:

[1]自然法,维基百科

[2]哈耶克,《自由宪章》,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3]巴斯夏,《财产、法律与政府》,第四章《正义与博爱》,P179

[4]巴斯夏,《财产、法律与政府》,第二章《法律》,P122

 

 

推荐阅读:我的新浪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